首页>观点 > 正文

请问廖君记者:不说谎会死吗?

来源: | 2020-03-14 16:01:37
请问廖君记者:不说谎会死吗?原创 拂云 霜叶村 昨天廖君记者,最近很火。作为高级记者,廖君在两篇必将入史的报道上,都留下了自己的大名:第一篇报道,成功误导了千万读者,让大家误以为可以照常喝酒吃肉不知...

请问廖君记者:不说谎会死吗?

原创 拂云 霜叶村 昨天

廖君记者,最近很火。

作为高级记者,廖君在两篇必将入史的报道上,都留下了自己的大名:

第一篇报道,成功误导了千万读者,让大家误以为可以照常喝酒吃肉不知危险就在身边。第二篇报道,将8名专业人士描述成了“8名违X人员”,再次成功误导了广大读者,让原本因8人声音而提高了防范意识的网友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又信谣了。

记者的职责是追寻真相,记者不是传声筒、跟屁虫,别人让发什么就发什么,连简单的调查都不做。

如果花五分钟做一个简单的调查,就会发现,那8名“违X人员”都是医生,都是响当当的专业人士,他们传播的是专业诊断记录。作为一名记者,就该追查下去,探究一下这8名专业人士为啥“造谣”。

更何况,即便不掉查,也应该凭常识去问问自己“这8个人到底违了什么法”或者说“这8个人到底违X了没有”,而不该把脑子上交,想都没想就发出了狗屁不通的稿子。

没有思考,不想思考,因为已经习惯了撒谎,因为已经习惯了撒谎有糖吃。因为已经尝到了甜头,所以忘了问问自己:我不撒谎会死吗?我整天撒谎,还算个记者吗?或者说,还算个人吗?

《左传》记载,春秋时齐国大夫崔杼杀死了齐庄公,立庄公的弟弟为君,自封为右相,权倾天下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面对不可一世的崔杼,齐国的史官太史公淡定地挥毫记载:“崔杼弑其君。”气得崔杼七窍生烟,当场就让人将太史公拉出去斩了。

太史公死了,二弟袭职成为史官,跟兄长一样写道:“崔杼弑其君。”崔杼又让人斩了二弟。

轮到三弟当史官了,耿着脖子继续写道:“崔杼弑其君。”崔杼气得心脏病都犯了,又让人斩了三弟。

轮到最小的弟弟了,崔杼劝他说:“你仨哥哥都被我杀了,你家就你这棵独苗了,不如你就依了我,写成齐庄公暴病而死就得了。”

三弟正颜厉色说:“秉笔直书,是史官职责。失偷生,不如一死。你干的这些事儿,天下人迟早都会知道的。我即便撒谎,不但掩盖不了你的丑行,反而徒增笑柄。”

崔杼红了脸不知说什么好,无奈之下放过了三弟。三弟刚出门,迎面撞上了匆匆走来的南史氏,原来南史氏这是怕三弟也被斩,特意赶来接力他们记载史实来了。

那个年头的史官,其实不是什么历史学者,更像新闻记者,负责将朝野上下值得记载的事儿实时且如实记载下来,以备后人查考。

兄弟四人和南史氏这前赴后继的精神就叫做新闻专业主义。

两千多年前的古人,为了坚持新闻专业精神,连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屈服。而现在的廖君记者呢?别说刀架在脖子上了,给块糖,就跟人家走了。

时代不同了,现在是灋治社会。坚持新闻专业主义拒绝撒谎,可能会损失些荣华富贵,却是死不了人的。我们普通人,自己并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高贵,也没资格要求别人把脑袋别在裤带上为专业献身,但作为专业记者,让你不撒谎、采写出像样的专业报道来,这要求不算高吧?

所以,我就想请教廖君记者一句:你不撒谎会死吗?

撒谎也要撒专业点好吧,一天写8篇稿子,苍老师的广告都不好意思这样夸自己。

鲁迅先生说过:“我们自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人……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‘正史’,也往往掩饰不住他们的光耀,这就是中國的脊梁。”

只要这脊梁不断,我们就有希望。历经数千年沧桑,我们能走到今天,也多亏了这脊梁不断。

廖君记者,你的脊梁呢?

原文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-tJJhSKb3cI2FEklw-yAWw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方方: 开辟一个空间,让我们同哭一场
下一篇:最后一页